真有焦虑症,讲话多担待。

关于

【昭白】藏锋

没头没尾地写点少年片段,大概是一个 将军想出去玩但老板不给假的故事,全是瞎编(x。


藏锋


秦昭王二年,王城中的黑鸦不停歇地叫了一整个冬季,岁末的新雪盖住结霜的石路,寒气透过靴底钻进骨头缝里,冻得人指尖都是凉的。白起匆匆赶至城西大营,及至帅帐跟前方才顿了步。他冒雪而来,一身铁甲裹了一层薄薄的冰碴子,掀帘的手停在半空,转而又凑近嘴边呵了呵,方才入内。

奉旨回都平叛的秦军主帅司马错坐在一豆灯下,没有抬眼也知道是他来了。老将军在烛火之下眯着眼睛誊写奏表,白起行了礼,走过去替他剪了剪烛花。

“我听五大夫说,你领了宫职?” 老帅笔上动作未听,低着头问了一句。

白起心中打了个突,...

「将军令」01 无衣

把01-03整合到一起发一下。

原本《将军令》这个题目下是打算写点武安君中心的少年故事。但是目前还没有写到昭白的部分,反而是把一直想写的羊腿组写了七七八八。算是我理解(瞎编)的袍泽之情的缘起吧,不当cp磕也无所谓。


将军令 《无衣》篇


魏冉第一次注意到那个长得有点瘦的小军官是在丹水河畔的秦军大营里头。

帅帐中议事的人乱哄哄地围了一团,魏冉抱臂站在一旁,听他们吵得脑仁疼。上个月他还在咸阳喝大酒,被自家姐姐一句话打发到秦楚镇前当监军。他腰上挂着一条王亲国戚的裤腰带,纵是军功堆得齐人高的老将军对他也算客气。而眼下这个帐子里头除了他这个半路出家的草包监军,还不合时宜地站着...

【胤煜】將雪 第二十二章 终「 隔世风雪满江南」

第二十二章 隔世风雪满江南

前文:第二十一章


家人将手中捧着之物高举奉上,一壁道:“宫内都知遣人送来,陛下亲赐,嘱咐务必交予主人手中。”

李煜垂下眼睛,目光之中是一方玉匣,他有些迷茫地伸出手去,将那盒子拿在掌中。

方寸的棋玉通体冰凉,江南降君轻轻打开匣封,明黄锦缎之上静静躺着一物。

由远及近的雷声之中传来极轻的一声钟鸣。

院中三人或站或跪,却似乎没有人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仿佛时间在一瞬间静止不动。

十月新元的更辰,雷鸣风骤之后如期而至的是是岁第一片落雪。

轻如杨絮的一抹白沉默地落在诗人的肩膀上,李煜有些疑惑地抬头看了看浓墨一般的夜空。

红墙之隔的宫宇之...

【胤煜】將雪 第二十一章「人生长恨水长东」

第二十一章 人生长恨水长东

前文:第二十章


中秋已过,便是九月深秋,汴梁城草木折旧,黄枝叶老,一场秋雨将满城的热闹繁华吹落在夏日作别的身后。半月以来,赵匡胤的身体愈发不虞,咳血成了常有的事,昏噩与清明分庭抗礼,面色一日一日地衰败下去。

赵光义除了每日临朝代天子政外,便衣不解带侍奉帝侧。皇帝自知不虞,每日清醒之时见晋王在侧,亦只将数年来中官要务一点一点说与他听,即是将身后事周详托付之意。

李从善的尸身至今尚未寻得,滨江却在半月前决了堤,连洪逾岸,并州险将浸入一片菏泽之下。天子得知此讯,病势愈沉,也只好命人明发邸报,以尽早为从善谥字追尊。

从善的死讯传入李煜府中却早于朝讣之...

【胤煜】將雪 第二十章「天教心愿与身违」

第二十章 天教心愿与身违

前文:第十九章


合上佛堂殿门,江南降君自匣中取得两分白檀点起,斗室之中随即氤氲起清淡佛香。明灯闪烁,李煜合掌跪在佛龛之前,念珠握在掌心,他闭上眼睛。

他想要求一个答案。

情与爱是人间事最不可知的意料之外,身陷其中的人,却依旧害怕知晓这荒唐故事最后的结局。

“芳香去垢秽,素琴有清声。”

可我的罪孽之深,即便是一生尽的苦难,也无法消除。

“诗人感木瓜,乃欲答瑶琼。”

温存尚且留在掌心,手指的粗茧擦过耳后与鬓边,恍惚之间似可闻沙场金戈之声。

君王的木桃投入莫愁的湖心,诗人站在岸边,看见山川倒映在波浪之中,露出自己陌生的影子。

君...

【胤煜】將雪 第十九章「别时容易见时难」

第十九章 别时容易见时难

前文:第十八章


夜树风清,天河云色。暖软的空气在早秋的汴京长街翻起金琼的香气,夹岸的红枫连枝十里,叶缘已微微泛起棕红。天子微服步行,李煜在他身后三步之处跟随。

“今日到底是你生辰。” 皇帝略微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身后是沧濯翻涌,鸣蝉隐匿在树间花叶茂密处,在夜呼风吸之中探出含笑的眼。“为何不肯展眉?”

“哪里。”李煜低了头,轻声道: “官家厚爱,臣自然欢喜。” 

“你的‘欢喜’就是这副模样?”天子的手指触及降君额角垂落的碎发,指间粗茧擦过他的皮肤,替他将碎发别至耳后。“想家了?”

“生时寿辰,父母茹哺深恩,早已无可...

【胤煜】將雪 第十八章「 金杯不与幸臣同」

第十八章 金杯不与幸臣同

前文:第十七章


天子回銮时之时汴梁已在芒夏,汴河涨了潮,时有的疾雨成为燥热的天气里唯一值得欢畅的时刻。赵匡胤在一些时候觉得这一切有些怪异的失真。

袍袖之下天子松开他的手指,下一瞬却被人反手覆在掌心。

肌肤贴合的方寸之内热得发烫,皇帝抬起头来的时候露出此生不曾有的惊异神色。

“若是我不愿再错过呢?”

汤汤淇水,翻彼沧浪。明月梢头的飞鸟撞破人间的黄粱,蒹葭尽头有人涉水而来,将破碎的月光一一拾起。

赵匡胤一时错愕:“重光?”

李煜低着头,目光尽处是皇帝指腹有些发灰的伤茧。

弥子在树下转身,蜜桃鲜润,日光明盛。董贤剪断了锦绸,雕扇透...

【昭白】将军,我妈让我给你介绍对象(r18预警)

戳这:https://shimo.im/docs/753sLo6IXbIlMLP9/ 

pwp,题目就是闹着玩的因为实在起不出来。随便开车,非常无聊。我真的想写现代paro,真的不会写古代人做。石墨最近非常恨我,能看到就是缘分。

祝高三朋友考试顺利。

【玄桂r18】顺意

戳这:https://shimo.im/docs/zk0g83FefMUke8CV/

纯粹为了哄朋友开心,随便开个车。我鹿鼎记看的非常不认真,ooc请别太骂我,当黄文看好像也不太行,就随便吧。

黑化有,拘束有,配合这个视频食用效果会拔群一点:https://weibo.com/1802694103/Gjo4K7N0s


【康熙/曹寅】大雨将至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4179722/

儿童节快乐。发个中老年爱情故事。


1/4

© 花间须掷- | Powered by LOFTER